查寿兴 官方网站

http://chashouxing.zxart.cn/

查寿兴

查寿兴

粉丝:392637

作品总数:10 加为好友

个人简介

查寿兴(1938.12—)江苏人。擅长水彩画。1979年结业于上海教育学院艺术系。1957年后先后在上海市普陀区光彩路第一小学、延河中学、云岭中学担任专职美术教师,上海市中西美术进修学院教授。作品《家...详细>>

艺术家官网二维码

扫描二维码 关注艺术家

留言板

艺术圈

作品润格

书 法:议价

国 画:议价元/平尺

匾额题字:议价

拍卖新高:未提供

联系方式

艺术家官网负责人:钟银才

电话:0592-2116377

邮箱:artist@zxart.cn

本页面资料由该艺术家或本主页注册用户提供,张雄艺术网不为上述信息准确性承担任何责任。

外随其形 内追其神——访海派水彩画家查寿兴

  明、清以来,西学东渐,西方水彩画传入中国,在中国大地上生根发芽。民国初期上海,由留法学生周湘办起了第一所传授西画的学校,其中开课的首门就是水彩画。以后这样的学府兴师动众纷沓而起,培养了许许多多热衷于西洋画的艺术家,甚至出现可与西方画坛抗衡的大师,为以后提供极有天赋的师资力量;同时也为中国美术院校的组建,夯实了牢固的基础。随着我国对西方水彩画不断普及,它自身也在不断受到了中国文化字样,终于孕育出一批批既具有中国民族精神气质;又有着中国艺术情趣的新水彩。

  水色交融的艺术世界

  20世纪的中国水彩画,在几代水彩画家的努力下,取得长足的进步,人们的思维与视野得到了空前的扩容,现代艺术家早已不顾局限、停留于传统观念,他们不断采用新的材质与新的手段,使水彩画创作更有了发展的契机。而查寿兴的水彩画善于利用水和笔,去把握、捕捉大自然中物体的色和形,他迷恋颜色与水交融间的韵味和感觉,沉醉、感憾于大自然变化万千的光影对花对静物折射的瞬间。所以查寿兴的水彩画具有一种美的特征,他作品画面上的用笔、用水、设色,总是挥洒自如。我对他的画类归为干、湿兼用,他所画的各类花卉、静物、风景,表现出来的柔媚、和谐、秀雅、宁静,从美学角度说是给人以轻松、愉悦、心旷神怡,但其中又不失阳刚之美的形态。他的画,在他年轻的那个年代里,早早受到大众的喜爱,因为他总是给人奋发向上,意兴飞扬的感受。如果我们单选择查寿兴一幅花卉水彩来看,似乎会认为这是小品、小题材,看起来这是这个画种的一个局限,因为大家往往会把油画比喻为音乐中表现力最丰富的“交响乐”,而水彩画则赋予它“轻音乐”的美称,我认为,这在我们艺术世界中恰恰是不能少的,不然的话,我们的80后、90后在舞台上唱的现代流行歌曲生命力也不会延续得如此久远;水彩画也不至于到现在仍永久不衰的受到大众的欢迎。这就是生活的需要,审美品格的需要。

  跨界的艺术天地更宽

  在我们艺术漫长的历史发展中,花卉水彩、静物水彩,风景水彩远不及人物画有那样悠久的历史,但是经过像查寿兴那样无数画家不懈努力,静止似作为无生命的对象,却被注入极有生命力的个性。德国文艺复兴时期的丢勒,是他将水彩画成为世界性的画种,使许多水彩画家以不同凡响的风格展示自身的艺术魅力。查寿兴从小喜爱画花,在他十七岁的那年,读书回家,看到在离家不远的新乐路上办了一个水彩画室,他经常趴在窗上往里看,越看越来劲,那时担任辅导老师就是著名水彩画家李咏森,他干脆把查寿兴叫进画室,顿时查寿兴对水彩萌发出更浓厚兴趣。查寿兴没有进过绘画专门学校,也没有拜过老师,全凭他的天赋与执着,画作进步飞快,他的干画法真可与油画媲美,每次学校上美术课,他总是坐在第一排,遇到老师不在,他的画可与范本叫板。学校毕业后他当上了美术老师,从事色彩教学,但他仍不断进行着水彩画创作,除了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他的画册和报章上不断介绍他的水彩画外,他又受到澳大利亚高等学府的邀请,在那里办展、授课,受到极高的赞誉。回国后,应侨联邀请,进行汇报展,海上知名水彩画家都到场,给予极高评价与肯定。查寿兴在他最出成果的几年中,他完全有资格成为一个水彩画职业画家,但他,仍又选择了教师这一角色,我曽问过他:‘你放着职业画家不当,去做教师是否可惜’,他笑着说:‘现在有些学生,色彩基础还没打好,却急着要画抽象,甚至后现代派的作品,我不是不允许他们做这些尝试,而是我怕他们本事没学好,误入歧途。艺术大师赵无极、朱德群、吴冠中,在对西画技法的掌握中不知花了多少心血,吴冠中在柳条筐上还念着练习写生,最后竟还说出“我负丹青”的话,我们只有抓紧时间多学习。我做教师,也是尽我对艺术的一个责任’。在讲学中他经常告诫学生,‘真则美’、‘力则美’,‘真’就是必须从自然中来,‘力’就是必须依靠自身实力,用色越简单越好,这样所表现得作品越大度,水彩可以透明水色淋漓,但也可以不透明不淋漓,增加画面强厚力、穿透力。他经常带学生到大自然中去写生,让他们领略自然的质朴、浑厚、凝重的品格,并确立自身日后的审美取向。他常常鼓励学生在抽象与具象间找到自然契合的可能,使写实造型与笔墨情趣协调统一。艺术的面貌可以变,但是水彩画的质不能变。查寿兴已过70岁了至今仍默默无闻教授着色彩,不光是赶考大学的高中学生,还是老年大学的老学生,他每天摆弄着几个瓶瓶罐罐,注意着它们间的疏密、节奏,尽量减少色阶,因为色阶越多越软弱,色阶越少越有力,多则对比性弱,弱则无力,少则对比性强,强则有力。查寿兴的桃李学子满天下,我认识一个上海大学毕业工作的学生,在谈到查寿兴老师在讲学时比划着的情景,至今还津津乐道。

  一生探究艺术的真谛

  查寿兴与我认识有20多年了,那时我们都很年轻,由于大家都学同一专业,有着共同语言,虽与他只是编辑与作者的关系,但相处得很好。而他富民路高级住宅的家离我出版社仅隔一条马路,小弄堂一穿便到,他隔三隔四便会来社里和我聊天,内容总围绕他的创作构思,偶尔我也会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到他家客串,看他挂在墙上的新作,这是他最开心的时候,整个简洁、精致的小房间里,充满了他爽朗的笑声。一次我美编室编辑,上海知名水彩画家冯显运,正策划编辑16开本《水彩》杂志,我进行推荐,果然他的画首选入册,他高兴,我也为他高兴,我以为这是他作品第一次载入专业杂志,其实他的作品在媒体上曝光率相当高,只是我被蒙在鼓里。

  查寿兴为人热情,但却低调。人品、气质的高尚,加之自己的勤奋努力,为他创造了许多机会。但他看得很淡很淡,他的学生几乎都有他的画,他从不把画与财富挂钩,有需要他一定会认真以画为友,绝不吝啬。查寿兴在生活中乐于助人,在美术界口碑很好,朋友的孩子高考情况他会像对自己孩子一样,又是战略、又是战术分析个不停,有时会忙得连吃饭都顾不上。查寿兴与他的艺术人生轨迹是成功的,我们在祝愿他有更多作品问世的同时,也希望他注意劳逸结合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(戴定九)